back to top

跟着我被偷的手机,我穿越了世界,在中国出了名,找到了一生的朋友

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随之又变得越来越奇怪,然后变得疯狂。让我来告诉你我的故事。[ "How I Became a Minor Celebrity in China" 巅峰续集]

Posted on

Read this post in English.

我把这个故事分成了三个篇章。它不应该发展得这么远,可是网络就是这么的神奇。这之中任何的一部分都不应该在现实中发生,没有一点合乎常理。我的故事就是那么疯狂。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很久很久以前(2014年1月,哈哈)

Bro Orange

故事从2014年年初开始,那是我在我最喜欢的东村酒吧EVS. 我之前已经说过好多次了,但我发誓即使这个酒吧在St. Marks路,但是它一点都不混。还有,不要从现在开始去那个酒吧。那是我的地盘,在纽约找到一个不挤的酒吧和一个划算的欢乐时光是难上加难。所以别上那儿跟我挤。

言归正传,大概是2014年2月,我正在那喝优惠价20块一瓶的葡萄酒,有人溜进了酒吧,把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拖走了。老实说,这真是天才。我要给拿走我手机的人喝彩。我敢跟你打赌他那天晚上偷了20部手机。那是偷手机的最佳地点。干得好!天才!

我马上打了我的手机号码,直接跳到了语音信箱 - 国际通用的死亡信号。我再也看不到那个手机了。那个手机遗失了。

大概一年以后...

我和一些朋友坐在沙发上看我的新手机里的照片流。那时我看到很多我没有拍摄的照片,最难忘的是二十多张一个陌生人在一棵橘子树前的自拍,既可笑又可怕。

我显然吓坏了,把这些照片给大家看。随即一个小时,我们都在猜测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我们想出了一堆理论,基本上围绕着iCloud照片流短路,朝鲜黑客和鬼出没之类的。我的手机着魔了。

之后的一个月,这个橘子先生的照片不停地在我的手机中出现。2014美国喜剧片《采访》的炒作渐渐地少了,我也渐渐地习惯了每天的照片更新,我渐渐地发现每天查看手机上这个家伙的照片也挺有意思的,太神秘了。

有些在我的手机上的照片包括了几百张烟火的照片(谁拍那么多烟火?!)……

……小手……

……还有一张特别恐怖的,透过一个特别脏的窗户拍了一个佝偻的人

我也没把这些神秘的照片当回事。直到有一天我跟我的一个朋友谈起,他把我吓傻了。他问我最近是不是丢了一个手机。我说没有最近,但一年前丢过。他说,我的手机在中国。大多数被盗的iPhone最终都流到中国。

哇!故事解决。我被盗的iPhone在中国,这个人仍然登录在我的iCloud账户上。

我去了苹果专卖店,果然,我的旧手机还在线。我删除手机。删除手机就等于把它变成了一块砖头。拿着我的手机的人不能使用它了。

我很欣慰自己解开了这个谜团。

故事到此结束。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然后我出名了。

我在BuzzFeed网站上写了一篇文章 《谁是那个男人,他的照片为什么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我登出了这篇文章,以为就此而已。

几个小时内,我开始收到很多在中国的人发来的推特。原来有人把我的文章翻译成中文,发在了微博上。这个微博火起来了,大家都在帮我找橘子先生。

我成了中国最大的热门话题。

不停的有推特说我在中国走红了。哈哈。

Twitter

几个小时后,他们找到了橘子先生。

期间,我加入了微博。在第一天后,我有了五万多个粉丝。一个星期不到,就涨到了十万多个。

Weibo

我就是从那里开始跟他讲话。橘子哥正式登场。

微博给那个拿着我的手机的男人起名橘子哥。在中国,叫人哥是尊称。哥是好哥们。橘子的出处是从那些自拍来的,中国的网民也特别喜欢。

言归正传,橘子哥和我接着几个星期互相发了信息。他邀请我去中国玩。全中国的网民都看着呢,我订下一个日期:3月18日。

Weibo

橘子哥同意了!

Weibo

我玩上了微博。

很多人都开始叫我教他们英语,所以我就开始发布视频。

他们开始叫我逗比。每天都有几千条评论说我逗比。我到了中国后还是很多人那么叫我。好像有对点憨豆精神的意思,我对此乐此不疲。

中国微博特别好玩。我们建起了一个粉丝群,大家都想让我们坠入爱河。特别奇怪,可我特别喜欢。

我和橘子哥不断地在微博上交流。我们每天都互发信息。我们现在还有那么多粉丝。对这一切我都不敢相信。

你好中国!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我要途径四个不同的机场才能到达目的地!

橘子哥的老家在梅州,在中国的南部。大多数,即使在中国,都没听过这个地方。那里有四百五十万人,也就是说比洛杉矶的人更多。太有中国特色了。

去橘子哥老家的航班非常漫长。我先要飞去北京,然后到汕头,从汕头再乘一个半小时车才到达梅州。大概是20小时的旅程。橘子哥的一个朋友说好在机场接我们。

而且,临走前一晚,我退了所有预定的酒店。橘子哥说一切他都安排好了。我闭着眼就跟着去了。

我在机场的时候,橘子哥在微博上发了这张照片“欢迎你,马特“ 。我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整个旅途都没什么大事,直到我上了北京去汕头的飞机。我在那个飞机上我 第一次和一个粉丝互动。

这个女生朝我这走过来,突然以吃惊说"马特,哦买噶!"我笑笑,打了个招呼,她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航班中途,我要睡觉了。她走过来拍了拍我的手臂。她给我一个纸条,特别温馨,她最后署名"你的中国粉丝"。我厥……

Matt Stopera/ BuzzFeed

这个行程大约三个小时。

我下了飞机,还是对刚才在飞机上被认出兴奋不已。对之后将要发生的疯狂的事件我还一无所知。

我走向了行李领取出。我走下电梯,闪光灯不断在我眼前闪烁。我对着面前的一群照相机和粉丝大招手。

到底

Weibo

发生了……

Weibo

……什么?!

Weibo

简直就是暴乱的场景。

我之前也不知道橘子哥会在机场迎接我,这一点让我特别惊喜。一切都要发生了!一切正在发生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之前也不知道橘子哥会在机场迎接我,这一点让我特别惊喜。一切都要发生了!一切正在发生了!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们的会面是那么短暂和疯狂,我几乎什么都记不起来。被照相机和闪光灯狂轰乱炸是挺恐怖的。我终于明白了卡戴珊离开洛杉矶国际机场是什么感觉。感觉特别不协调,尤其是因为每个人在坐飞机后都看上去特别丑。他妈的。

我被推进了一辆门上贴着橘子哥的脸的车上,太牛逼了。

像一个明星在车上,照相师们追着车蜂拥而上。这是疯了!我们往酒店开去,约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一切都太疯狂了。

橘子哥还给我我的iPhone。我注意到一个小凹痕,有一次我的手机掉地上磕的。感觉怪怪的。

我和橘子哥开始通过我们的翻译说话。

Qingqing Chen/ BuzzFeed

第一个话题:我的手机。

我了解到:

1. 我的手机沿途到达了香港,大多数被偷的手机到那里。从香港,它抵达世界第二大二手手机市场—深圳。.这是一个深圳拥有两千多家店铺的二手手机市场!谁会想到啊!?

2. 橘子哥的远亲买了我的手机送给他。所以我的手机从纽约,到了香港,再到深圳,最后到了梅州。

3. 橘子哥拿到手机的时候,我的照片还都在手机上。偷我手机的人没有删除我的照片。小偷的照片也还在手机上。真是一个王八蛋。

4. 橘子哥是八月份拿到的手机。奇怪的是,一月底他的照片才开始出现在我的手机上。特别神秘。

5. 我新手机上拍的照片也出现在橘子哥的手机上。太恐怖了!他不停地删除那些照片。我马上想到我的手机上的照片。他看到了什么?好尴尬呀!

我们回到了酒店,居然有狗仔队在那里等我们。大堂里有三个照相机在等我,让我忐忑不已。

我的人生肿么了?

先睡觉了。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早上起来有人敲门,让我把所有东西都理好。我们只在这家酒店住一晚。今后的几天每天都如此。我在五分钟内理好了东西。我不知道那天我们去哪儿干啥,今后的几天也每天如此。

吃完了早餐,我们和酒店的员工合影留念,然后就朝橘子哥的饭店出发。橘子哥在五华县有一家饭店。五华县就是橘子哥所住的地方,算作是"小地方",有一百五十万人。那和费城差不多大。

橘子哥的饭店在一条河上,特别大。他把自家的饭店重新命名为"橘子哥农庄"。 我靠,这是大场面啊!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们的车一开进他的饭店,马上就被很多的照相机包围。我稳住自己,走出了车。橘子哥出来迎接我。我们在外面摆了五分钟的pose,然后被涌进饭店里面,边喝茶边接受采访。

就像昨晚的机场,这仍是特别的难以置信。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喝茶的时候,我不停地回答重复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怎么样,吃得惯吗,等等。现在我终于知道麦姐为什么因为重复的问题而发飙了。反复都是一样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五遍了!!!

小小名气怎么把我变得这样了?!哈哈!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大约采访了二十分钟后,我们被推出门外来为中美友谊共同栽一棵橘子树。

这个中美友谊是这次旅行的一大主题。中国和美国历史上关系不怎么地,我觉得这也是我们的互相表示。

Qingqing Chen/ BuzzFeed

五十几个人在你的旁边看你挖一个洞也是特别的搞笑。

Qingqing Chen/ BuzzFeed

然后吃饭时间到了。和橘子哥一起吃饭,二十几个照相机对住了我们的脸。到底发生了什么?

Qingqing Chen/ BuzzFeed

这是我吃午饭时的景象。

至今为止,世面上大概有一万五千张我吃饭时候的囧样的照片。没有人吃饭的时候是好看的。

你还要知道,我吃饭的这些时候我吃的都是我不习惯的东西。那是真正的中国菜!

在下面的照片里,我正在吃的是鱼生!我大概不应该吃生食,但是不管了。那是客家鱼生,特别好吃。

那时候我意识到我在采访时应该想出几个比"好吃"更深刻的形容词。我这个一周大概说了几百次"好吃"。想出新词汇挺难的。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然后拜访了橘子哥的一家和他的孩子。他的妻子,表亲,舅舅,姐姐哥哥都非常和蔼可亲。我马上就真切地融入了这个家庭。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午饭吃好了,我们在他原来自拍的橘子树前拍了几张自拍照。然后就进了车。

我得知最早出现在我的手机里的照片是他的女儿拍的。原来啊!所以那个手那么小。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们在一个著名的足球运动员的家里稍停了一会儿。如果你在猜测的话,我们想穿一样的衣服挺可爱的。

足球运动员的家特别漂亮,通风特别好。

Qingqing Chen/ BuzzFeed

不幸的是,一个照相师在为了抓拍我的照片跌倒受伤了。大家放轻松!每个人都有机会!竞争太激烈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在去了这个足球运动员的家之后,我们去了一个石雕场,我凿了一个巨大的石羊。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让我这么做。

我开始觉得自己像一个推动地方经济的政治家。有点奇怪。

我来者不拒,什么都代言。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也开始特别会自拍,上哪儿都自拍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最后,我们到达了当天最后的一站,一个泥浴的度假村。

橘子哥和我在二十五个记者前洗了泥浴。特别亲密,非常非常奇怪。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洗泥浴的时候我和橘子开开始拉近我们的关系。虽然我们不会说共同的语言,我们还是讲了很多话。橘子哥不停地给我看东西,告诉我所在地的一些特色。

我们也因为身边这些疯狂的景象而拉近了距离。

我们变成了一个团队。

Weibo

那天的晚饭我们干了很多酒。中国人敬酒时才喝酒,而我们不停地在敬酒。

吃饭的时候我真正地了解了橘子哥。他特别喜欢吃,什么都吃。我太喜欢了。他老是像一个慈祥的奶奶一样不停地朝我碗里夹菜。

晚饭吃完。

我们喝了点茶就睡了。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我们一大早起来理好了东西。

新的一天,新的酒店。

今天我们要开记者招待会(哈哈?)但首先,我们去一家手机店。

Qingqing Chen

手机店里特别疯狂。我不停的被摄影师和粉丝要求拍照。他们送给我一部手机,让我在接下去的旅程中使用。那时候,我在中国已经有五个手机了。大家都不停地给我手机。

然后我们到达了记者招待会。

记者招待会在一个酒店里。我以为这就是记者招待会了,其实这只是招待会前。额!

Qingqing Chen/BuzzFeed

真正的招待会才是大场面。

真正的记者招待会太有范了,好像小甜甜布莱尼第一次在墨西哥那么有范。

我走进场时,大家都开始欢呼,照相机不停闪烁。还有人打着"我爱马特"的横幅。

你看到后面的背景了吗!??!

那时我就下定决心,我从此以后不再用我的姓了。现在开始我就是马特。麦当娜,碧昂丝,布莱尼,凱莎,马特。我觉得挺靠谱的。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记者招待会中的高潮:

1. 每次我一说中文,大家都开始喝彩。

2. 每次我一说话,大家都开始喝彩。

3. 我的粉丝都来了。其中一个坐在轮椅上。她说她从不出门,但今天特意来看我。她请我跳舞,我就跳了起来。我尴尬地在大家面前就着水果姐的Roar跳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4. 我试着把自己叫醒。这是真的吗?

Wechat

记者招待会结束了。我们离开了酒店,我们的两辆车车队现在都贴上了我的脸。酷!

Qingqing Chen/BuzzFeed

那天的午饭还之前差不多。很多摄像师围着我们。我一不小心代言了一家当地的酒类品牌。在这个旅程中,我会和很多不同的产品一起合照。我到最后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什么都代言。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还和这些宝宝们合照。我现在像一个真正在竞选活动中的政治家。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们吃完午饭,进了酒店。我签了很多名。到现在,我每次签名都写下"你特别棒,不要改变"。那是我的签名显出我也就是初中水平。大家都特别喜欢。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们在酒店参观了一圈,发现了一个惊艳的婚纱照场景。大概有十几对新人穿着婚纱在那些布景前拍照。

太酷了。

橘子哥和我在每个布景前面都拍了合照。我们甚至从一个特别生气的新娘那里偷了一个头纱。特别搞笑。

那时我发现了橘子哥有多么酷,多么幽默。他特别搞笑。他能这样和我一起跑来跑去拍婚纱照太酷了。他是绝对逗比。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第三天剩下的时间我们参观了酒店。他们把我打扮成一个传统的中国女子,让我捣茶。挺有意思的。橘子哥特别有意思,我开始真正喜欢这个人。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开始意识到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不再是什么障碍。这是2015年,这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我由衷的高兴。

拍这张照之前,我们每个人都在一根红丝带上写下了我们的心愿系在了一棵树上。我们都希望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Qingqing Chen/BuzzFeed

那天我还了解到更多的关于我的手机的信息。下面的照片是橘子哥的侄子和我们一起照的。这些事都是因为他而发生的。我了解到我的故事在中国反响那么热烈的原因是它发生在春节期间。橘子哥的侄子在大年初一第一次听到了我的故事。这不是偶然,这是缘分。

我开始越来越相信中国人所说的命。中国文化特别讲究命运注定,所以这个故事在那里那么红。这不仅仅是一系列的偶然发生的巧合,这是命运。

Qingqing Chen/BuzzFeed

那天晚上吃饭时,超级粉丝打着大横幅迎接了我们。

我开始发现大家都在偷拍我的照片,特别好笑。有时我特意摆个姿势,然后拍照的人会特别不好意思。我特别喜欢!我终于成名了!

还有一点可能有些疯狂,我终于懂得成名意味着什么。在特定的时候,你成为了一个客体,再也没有隐私,也没有开关。大家认为什么时候都可以拿照相机对着你。挺奇怪的。Lady Gaga,我懂你。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们去了一个中国的夜总会。

大家都特别累。

多么难忘的一天啊!

我睡了。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第四天我们一开始去了叶剑英纪念堂。

我心怀贝嫂维多利亚,摆了很多特别牛逼的pose。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还见到了我最年长的粉丝。他78岁了,在新闻上看到我跳舞。他和我一起跳舞,还给我吃了个这个奇怪的像果冻一样的东西。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

这其中,我的团队所向披靡。在这里我要特地给他们叫好!我的队伍包括两名翻译(青青和Camby),BuzzFeed的Abe和橘子哥。我们总是在一起,变得亲密无间。

平时你在电视上看到明星和他们的"团队",他们总在感谢他们的团队。现在我终于懂了。在这样疯狂的情况下,你真的需要有一些可靠的人围绕着你!我爱我的团队!

那天,我成为了一个非常美丽的村庄Citaslow的旅游大使。那个地方真的非常漂亮!我不敢相信我是那里的旅游大使!太奇妙了!

我以自己最像泰勒斯威夫特吃惊的表情接受了这个荣誉。做明星我越来越在行了。

我们在这个旧校址上搭建的客栈里玩了几个游戏。这里特别温馨。我们还一起骑了车。我差点晕过去,太酷了!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和橘子哥变得越来越互相保护。我们是一个团队,如果其中一个人不想做什么事,我们就不做。从照片中都看得出来。我们在一起越来越自在,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发自内心。

我们互相都有了感情。这是真正的兄弟情。

然后我们去了一个特别牛逼的茶园。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Qingqing Chen/BuzzFeed

我们花了几个小时采茶。一起在茶园中望出去,他教我唱了几首中文歌,我教他唱了小甜甜布莱尼。

那天吃晚饭时没发生什么事,除了有一个粉丝在微博上留言说为了来看我坐了五个小时的车,而且已经住进了我的酒店。

哇!

出名太可怕了。

Qingqing Chen/BuzzFeed

那天晚上我们去唱K。

我们喝了很多酒。他唱了中文哥,我长了美国歌。我们一起跳舞,一起干杯,一起吃西瓜。

美国的KTV应该改善一下它们的设施了!

我对他唱了后街男孩的 "I Want It That Way"。今晚结束。

Qingqing Chen/BuzzFeed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这一天过得特别精彩!

我们到了我见过最美的地方:梅州附近的五指山。

我们在山上的时候,几个照相师在悬崖上跑着给我照相。我向他们喊到,"小心点,不要掉下去!你们都可以拍照!"

我是水果姐!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站在这里背靠连绵不绝郁郁葱葱的大山,看着这美丽的风景,我意识到爱这个地方,我爱这个人!

下山后,我们去了一个酒庄。酒庄在山的脚下,加州的酒庄都没有这样的位置。

我给一些酒做了代言。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在酒庄,我像一个真正的贵族一样被招待。我做的都是权贵所做的事情。我写了书法,用我歪歪扭扭的字给酒庄题词 "Nan Tei Wine. Very Nice!" 大家都为我欢呼。我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

我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因为我掉了手机。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们和大伙儿一起合照。我们到哪里大家都认识我们。我不停地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大家都想和我们一起照相。

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政治家。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我习惯性拍照姿势就是翘大拇指或者✌️。大家跟我拍照时也跟我做一样的手势。好像Lady Gaga的猫爪手势,相比之下,我的手势太二了。我恨我自己。

Qingqing Chen/ BuzzFeed

那天晚上,我们继续唱K。我们还一起做了脚底按摩,我们的友情再上一个台阶。

就算沉默,我们可以在一起尽情享受彼此的陪伴。

我们还摆了霹雳娇娃的姿势。我太爱我们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这一天一切都改变了。

这是我们最私人的一天。我没有很多照片,因为那天太私密了。事情搞大了!

橘子哥人真的特别特别好。他是一个很好的爸爸,也是一个很好的儿子。他前几年受过很大挫折。他的父母在同一年都去世了。他因为照顾他们搬回了老家。在此之外,他投资亏本了。这些年橘子哥生活很辛苦。

今天,媒体终于没有来,给我们一些私人空间。我们终于可以做一些橘子哥想做的事情。他想向我展示他的生活。

他向我展示了一些非常私人的生活细节。我去了他小时候怕的树,当地的一座庙,和他父母的居所。我们甚至还祭拜了他的祖先。他问我美国人怎么纪念祖先,我回答不上来。美国人不做祭拜祖先之类的事,让我有点羞愧。文化差异真是大!

中国人很少这样敞开心胸谈自己的生活。我现在就是他家里的一分子。我们是兄弟。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们去了他的表亲家。我发现这就是烟花照片的拍摄所在地。

我很的特别喜欢橘子哥的一家和他的朋友。我特别以别人周围的人来评判一个人。橘子哥周围的人都特别好。大家都很爱他,都想和他在一起。他真的有很多正能量。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周围的一切都让我精疲力尽。

那晚本来是我们在一起最后一天晚上。我特别伤心。我们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变得非常近,这的好像命运把我们拉在一起。那是缘分。

我们当然有去唱K了,大家都哭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们互换了礼物。大家都流泪了。我们不敢相信一切都在发生。除了我们没人能够理解这是怎样一段奇妙的经历。我们是一个队,一起经历。

这个旅程就结束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本来要说再见的,我本来要一个人独自去北京。

我们到凌晨三点还没有睡觉。我们不想离开对方。可是早上七点就要起床,大家都还很醉。

我们一起吃了早餐。

在起飞前三个小时,橘子哥买了去北京的机票。他要和我一起去,这真是太他妈浪漫了。我不敢相信。

一切还没有结束。

Weibo

这都是真的在发生!

在机场,我们的航班延误了。我们做什么呢?我们拍了一段 Carly Rae Jepsen的新歌MV。

这是标志性的时刻。我真的爱这个人。他懂我。

Qingqing Chen/ BuzzFeed

那晚我们到了北京,想休息一下。过去的24小时把我们都累趴了。前天晚上我们才睡了四个小时,都累死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那天晚上,我们吃了晚饭。那天晚上的晚饭非常安静,非常温馨。

然后一件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因为我很傻。吃完饭我把手机忘在饭店里了。我们回到酒店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忘拿手机了。橘子哥马上进入大哥的状态,带着我又跑回了饭店。我这人太二不该有手机。我和橘子哥开怀大笑。

然后我们就睡了。明天又是重要的一天。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我们俩都是第一次来北京。其实,橘子哥几星期前已经来这里了几天上了一个电视节目,但他没有在这里旅游。

有人告诉我中国人来北京去天安门广场是人生中必经之路。橘子哥从来没有来过,他太兴奋了。他高兴,我也高兴。

到现在,我们有了自己表达高兴的手势。任何时候我们觉得高兴,我们会敲敲自己的胸说"happy happy happy happy"。我们经常做这个手势。我们也非常亲密,总是互相搭着肩,感觉非常亲近。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途中我们遇到来从梅州老家来的一个旅游团。

那个经历真是太棒了。

这次旅途的一个目的就是让梅州称为一个众所周知的地方。我们做到了,连中央电视台都播报了梅州现在出名了。这个四百五十万人口的小城市终于得到了应有的认可。客家人也终于被大家注意到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旅程的最后一站,我们到了微博。是微博这个平台让这一切变的可能。没有微博,我们不可能找到对方,所有后续的故事也不会发生。我们见面的故事在微博上有七千万人在关注。太不可思议了。

微博和BuzzFeed很像,敞开式的办公室里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在那里工作。让我感觉十分亲切。

在中国,微博现在面临着很大的来自微信的竞争压力。但这个故事证明了微博的力量,中国网民的力量。

Qingqing Chen/ BuzzFeed
Qingqing Chen/ BuzzFeed

在微博,我们像大明星一样。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和我们拍照,又热情又疯狂。这是这次奇妙的旅程的最好的结尾。

一切都让我难以置信。

我们之后参加了一个半小时的微访谈,在线回答网友提出的几千个问题。时间过得很快。房间里的气氛渐渐地改变了,旅程就快结束了。

当然,在那里的时候,我们又拍了一个MV,当然还是泰勒斯威夫特。

Weibo

那天晚上我们和微博的成员一起吃饭。和中国工作类似的同仁一起交流让我感觉特别神奇。在这次旅途中,我发现我们的网络是那么的类似。中国网络也有网络恶搞和网络用语。"蓝黑还是白金"的裙子在那里也火了。我们办公室还为此干了一架。

网络太神奇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我和橘子哥互相敬了一杯。我们坐地铁回到住所。到现在,我们已经拍了几十张自拍。大家又紧张又焦虑,就在对方的房间又坐了半个小时。这个旅程就要结束了。

Qingqing Chen/ BuzzFeed
Chris Ritter for BuzzFeed

旅途的最后一个早上。

我们在这个时候没有了翻译。

就这样,旅程就要结束了。我们不禁回想起这一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在车后坐着,俩人都忍着眼泪。下一次见到对方是什么时候啊?会是什么样呢?他要什么时候到纽约来看我?

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Ab / BuzzFeed

在那一刻,我止不住想到我们跨越的界限。这是2015年——手机和电脑改变了世界的所有。语言的界限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所有的问题都有一个APP应用程序来解决。

什么都有可能。谢谢你,乔布斯。

Ab / BuzzFeed

我们有了一个教科书式的告别。他等在登机口上不停地招手,直到我再也看不见他。再见,哥。

过去,我会说这个故事就到此结束了。但现在从之前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我知道,我从不会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会想到一个被偷的手机会引发出一段那么奇妙的故事和一段超越文化的友谊。我不停地对自己说,这他妈太不可思议了。

我知道将来会有第四章。我知道将来我会再看到橘子哥。这不是结局。这是命运。现在我相信命了。

马特和橘子哥的故事被拍成了一部纪录片,请看预告片。

v.youku.com

微信分享给好友

The best things at three price points